中文 / EN
400-880-2831
  • 2016-2020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全解讀
  • 2016-04-21 16:15:00分享到

       429日,財政部、發改委、工信部和科技部四部委聯合下發的新一輪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正式出臺,在未來5年,補貼額度大幅退坡。自2010年中央實施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以來,補貼額度逐年下降,享受補貼的車輛標準逐年提高,同時,政府對汽車企業的燃料消耗限值不斷降低,顯示政府希望由市場力量來推動新能源汽車的發展。

  具體的退坡辦法是:2017-2020年,除燃料電池汽車外,其他新能源車型補貼標準都實行退坡,其中:2017-2018年補貼標準在2016年基礎上下降20%2019-2020年補貼標準在2016年基礎上下降40%

  新能源乘用車補貼對象依然是純電動汽車、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和燃料電池汽車,但對車輛的技術要求進一步提高。其中,純電動汽車的補貼門檻由之前的80公里續航里程提高到100公里,對車輛的最高時速也要求不低于100公里/每小時。

以下為電動汽車時代匯總整理的2013-2020年的新能源汽車國家補貼標準表,仔細對比一下,會發現不少變化。

 

       首先,補貼退坡幅度大大提升。2014年的補貼標準是在2013年的基礎上下降5%2015年則是在2013年的基礎上下降10%。但是新一輪補貼退坡幅度則大大提升,2017-2018年補助標準在2016年基礎上下降20%2019-2020年補助標準在2016年基礎上下降40%

  以續航大于250公里的純電動乘用車為例,20142015年的補貼標準較2013年分別下降0.3萬元和0.6萬元,但是2017-2018年補貼標準則較2016年下降了1.1萬元和2.2萬元,新政的補貼下降幅度的確夠大,再加上2017年與2018年和2019年與2020年的補貼標準一致,所以此次新政在未來能否刺激市場提前發力還是未知。

  其次,從2016年開始,能夠享受補貼的純電動乘用車的續航里程門檻從80公里提高到了100公里,這給本來要求轉正的低速電動車沖擊不小。

  比如康迪、唐駿、眾泰、陸地方舟等以生產微型電動車的企業來說,他們的大部分產品雖然續航勉強夠格,但是最高時速還達不到新政要求的100公里/每小時以上的標準,所以無法享受國家補貼。而這也正好體現了國家對于汽車產品性能以及技術等方面越來越高的要求,倒逼車企推出適合政策走向和市場的高質量產品。

  第三,2016年的補貼標準相比2015年的標準并非統一下調,而是有升有降。其中,續航里程超過250公里的純電動汽車以及燃料電池汽車的補貼額度都比2015年高。

  針對續航里程超過250公里的純電動汽車的補貼,2016年的補貼額度為5.5萬元,高于2015年的5.4萬元。顯然,政府希望汽車企業生產續航里程更高的電動汽車。

  但針對續航里程介于150公里和250公里之間(150R250公里)的純電動汽車,2015年與2016年的補貼額度持平,都是4.5萬元;

  第四,燃料電池乘用車補貼不但沒有退坡,而且在2015年的基礎上有所增加,恢復到2013年的補貼額度,并且一直持續到2020年,顯示政府對燃料電池汽車的推廣力度在逐漸加強。

  2013-2015年期間,燃料電池乘用車的補貼標準逐年遞減5%,從2013年的20萬元降低到2015年的18萬元,但2016年到2020年又恢復到20萬元。這與燃料電池汽車的商業化進程不斷推進有很大關系。

  過去幾年,日本的燃料電池汽車產業化進展很快,豐田汽車已經推出了首款量產的氫燃料電池車Mirai,該車續航里程達650公里,遠遠超過目前國內純電動車市場中續航里程最長的特斯拉Model S,且氫燃料的加注時間僅為3分鐘,解決了純電動汽車續航里程短、充電時間長的瓶頸,并且它的成本大大降低,在日本市場,如果算上日本政府的補貼,Mirai的價格約為520萬日元,與"皇冠"相當。雖然不算便宜,但與10年前的1輛燃料電池汽車要1億日元相比,成本已大幅削減。在美國市場的售價也只相當于人民幣40多萬元。

  作為清潔能源和綠色交通的終極解決方案,燃料電池汽車離消費者的距離越來越近,但是,中國汽車企業在這個領域的技術儲備幾乎空白,除了上汽集團有一些技術儲備外,其他企業幾乎都沒有涉及燃料電池汽車的研發。因此,政府提高燃料電池汽車的補貼額度也就不足為奇。

Copyright 2016-2017 湖南耐普恩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長沙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東路東二段189號中部智谷產業園4棟102 聯系電話:0731-85684698 湘icp備13005930號-1 技術支持:習羽科技
极速11选5是真的吗